今日全部新闻 ·产品模式决定业绩 市场回归产品竞争时代   ·又一住房制度配套政策出台:险资获准进入长租   ·长三角一体化详版路线图将出炉   ·北京:自行成交的二手房 个人可网上申请购房资格   ·华润中粮等大型房企将聚焦成都,见证意大利血   ·曾靠卖房与拖鞋厂撑起足球梦 7年坚持后 珂缔缘如今还好吗?   ·太原购房首付最低30% 第三套住房暂停商贷   ·南通百强民企名单出炉 制造业企业占六成,南通网   ·2018年全国261个城市房价排名新鲜出炉   ·家居新选择,H.CLUB家具以租代售开启住房新方式  
主页 > 房产资讯 > 曾靠卖房与拖鞋厂撑起足球梦 7年坚持后 珂缔缘如今还好吗?

    曾靠卖房与拖鞋厂撑起足球梦 7年坚持后 珂缔缘如今还好吗?

    2018-05-31

        【中国鞋网-要闻分析】2015年的一期《中国梦想秀》上,20名足球少年描绘了一个感人至深的足球梦,“一双小小的拖鞋撑起的足球梦”开始为人们所熟知,圈哥进行了深度报道,而珂缔缘足球俱乐部也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。

      又是两年过去,曾经那个依靠卖房、依靠拖鞋厂苦苦支撑的俱乐部,如今怎么样了?

      你曾梦想改变中国足球吗?很多中国足球人,或许都有一个关于足球青训的梦,在每个对国足“哀其不幸怒其不争”的夜晚,我们都暗暗许愿——未来一定要为中国足球青训做点贡献:做个青训教练,解说一场青年比赛,送孩子去踢球,或是打造一个足球青训学校……

      在这样共同的情怀下,每个人听说李太镇与珂缔缘的足球故事之后,都会挑起大拇指,赞叹这种把事业全部倾注到足球青训之中的行为。

      不过,正如同毛主席那句“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,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”说的那样,开始做青训或许不算太难,但从7年前开始一直到今天,李太镇与珂缔缘,遇到了无数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,在足球秩序尚未成型的中国,他们一个一个地克服了商业、人性与成绩等方方面面的压力……

      开始的开始,我们都是孩子

      足球,从儿时起就是李太镇的心头挚爱。从满是稻田的家乡、异国他乡的韩国再到背井离乡的南方,这位来自黑龙江的朝鲜族汉子,心中始终有一个关于足球的梦想。

      故事始于2002年的韩日世界杯,李太镇现场目睹了国足0-4惨败给巴西的那场比赛,心中那颗关于中国足球的种子也开始生根。

      “他们问我,中国人为什么不会踢足球?听到这样的话,我心里面就暗暗下了决心,你们等着看,中国足球也有好的时候!”提起往事,不服输的李太镇至今仍耿耿于怀。

      2011年,李太镇已经是海门市一家拖鞋厂的老板,生意逐步走上正轨,9岁的儿子李贤成也已经进入上海幸运星梯队,那个关于足球的梦慢慢开始发芽。

      同年5月,李太镇拿出拖鞋厂60%的利润,正式创立珂缔缘足球俱乐部,为所有来俱乐部训练的孩子提供免费的足球训练和衣食住行。

      一个平凡的足球梦就这样开始了——但李太镇却不知道,这个梦想所承载着的重量几乎压垮他的拖鞋厂和他的家庭。

      做足球青训的很多,但是不收培训费,珂缔缘可能算是独一份了。同时,免费的训练也意味着俱乐部失去了此时唯一的收入来源。

      场地、教练工资、装备、宿舍、伙食等等的支出远超李太镇的想象。为了节省开支,李太镇在自己的工厂里为俱乐部生产队服,加工宿舍用的床单、被套。但随着拖鞋厂利润的下降,李太镇甚至不得已卖掉了自己在上海的四套房子,苦苦支撑着俱乐部的运营。

      歌谣的歌谣,藏着童话的影子

      最早做起青训,并参加比赛的时候,足球圈内几乎没人知道珂缔缘是什么,珂缔缘在哪,海门在哪,甚至不知道珂缔缘到底是哪三个字。

      而随着点球绝杀公认的青训霸主山东鲁能,获得全国U12足球锦标赛冠军开始,珂缔缘开始在足球圈崭露头角。

      从登上中国梦想秀,到多名球员入选国少、国青代表队,珂缔缘逐渐受到足球圈和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,得到了家长理解的同时,更获得了政府的扶持和社会力量的帮助,得到了房企中南集团的冠名,此前圈哥也两度对珂缔缘进行了深度报道……

      看上去,珂缔缘的前路似乎一片坦荡。

    琳琅满目的奖杯

      “260多个孩子住在这里,最小的只有7、8岁。我们家一年365天没有一天是能安心度日,天天提心吊胆,生怕他们哪天磕了碰了。”面对采访时李太镇的担忧溢于言表,然而不仅仅是这些,更多的还是俱乐部运营的压力。

      “海门市政府为什么补贴那么多钱,300万不够运营一个青训俱乐部吗?”外界的质疑声也一直困扰着李太镇。

      “海门市政府给我们补贴300万,中南集团对我们每年的投资是1500万,可我们俱乐部一年的运营经费是2600万,还有700多万的缺口需要我们自己去填补。”有钱男子汉,没钱汉子难,俱乐部的经营状况一直深深的困扰着李太镇。